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房产

当前位置: > 房产 > 政策风向 >

村民山中老宅被乡政府拆除

2017-02-07 21:42 | 网络整理 |
我要分享

    离大年三十还有十多天,在外务工的黄建锋就急匆匆地赶回了老家。

    黄建锋今年33岁,是吉安市万安县武术乡新廖村人,他离家务工已经十多年了,几年才回家一次。这次刚回到老家,黄建锋并没有像往年一样走亲访友,而是天天往乡政府跑。

    2016年11月底,乡政府按照市里整治空心村的行动,将黄建锋家的老宅子拆除了。让黄建锋无奈的是,当天并没有乡干部通知其家人,另外放在老宅子里的农耕用具也一并被埋在了废墟里。

    一边是政府部门的整治行动,另一边则是农户的利益受损,各有各的苦衷。这些苦衷,在法律层面该如何评判呢?

村民山中老宅被乡政府拆除

新廖村还未被拆除的无人平房

村民山中老宅被乡政府拆除

黄建锋家的老宅已被推平

    山中老宅被拆

    1月23日,还有四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这是黄建锋时隔三年第一次回家。当天早上,他焦急地在万安县一家宾馆门口来回踱着步子。

    没多久,黄建锋的发小把车开了过来,黄建锋立刻上车,两人向武术乡进发。

    万安县城离武术乡直线距离不算远,但中途要翻好几座山,驱车最快也要两三个小时。

    黄建锋是武术乡新廖村人,这个乡村地处大山深处,几乎与世隔绝,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年轻人开始慢慢迁徙出来,只剩一些老房子和一些老年人在此务农为生。

    自从十多年前出去务工之后,黄建锋便很少回农村,这里有他们家的一处老宅。这几天,黄建锋几乎天天翻山越岭来到乡里,就和这处老宅有关。

    “11月底,父亲突然打电话给我。”黄建锋回忆道,一直在县城居住的父亲告诉他,乡政府在没有通知他们的情况下,突然将他家在村里的老宅子给拆除了。“我家的房子建于上世纪80年代,房子一砖一瓦都是父亲自己建的,现在说拆就拆了。”

    新法制报记者也通过采访几位当时的目击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据一些新廖村村民介绍,11月底时确实有很多政府的干部来到村里,分批次将村里一些老房子逐一拆除。

    与部分村民不同,黄建锋的父亲走上了维权的道路。如今父子两人几乎每天都去乡政府要说法。

    整治空心村 实施安居工程

    1月23日,在黄建锋的指引下,记者在新廖村看到,村子里很多房屋都被拆,大多数平房已经成为一堆废墟,一些还没来得及拆的房屋上也布满了裂痕。据一些村民说,村子里大多数平房都年久失修,除了部分有老人居住外,其他无人居住。

    “这些房子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的,这两年陆陆续续有乡政府的人来和农户协商拆除,房子也都拆得差不多了。”一些村民表示,大多数村民都同意拆房,但也有几户和黄建锋家一样坚持不肯拆的。

    当天下午3点左右,记者来到了武术乡政府,说起拆迁旧房的原因,几位相关责任人给出的答复是:这是按照市里的统一规定拆除的,是有依据的,并非突然拆除。

    武术乡人大主席蒋诗文受访时介绍道,早在2015年吉安市就开始实施了安居工程,其中包括农村废旧房屋的改造修缮以及农村空心村的整治,力图通过安居工程大大提升吉安的人居环境,而空心村的整治是重中之重。

    记者也了解到,在《吉安市2016年农村安居工程建设工作意见》中规定:加大空心村整治力度。要按照“群众说了算、干部带头干、政策来引导、建房严把关”的基本遵循,把空心村整治作为农村安居工程建设中的重要突破口。

    从文件的精神来看,类似黄建锋家这样许久无人居住的房屋,应纳入整治范围。

    但该文件也引起了黄建锋家人的疑惑,因为根据吉安市相关文件,整治分为维修加固和拆除重建等几个方案。因此,黄建锋及其家人认为,即使他们的老宅属于整治对象,但为何乡政府没有征得他们家人的同意就动手?为何选择了整体拆除这个方案,为何没有任何补偿方案?

    关于万安县整治“空心房”的方案,武术乡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当地将乡规民约挺在前面,积极运用好村民理事会这一载体,来给村民做工作,积极动员进行整治。

    “肯定是他们家人答应了的,要不然相关工作人员不可能拆房。”蒋诗文认为,负责实施拆房工作的干部不会如此“不讲理”。

    记者询问道,如果黄建锋家人答应了拆房,为何没有签署相关协议?

    蒋诗文表示,这里的乡规民约都是以“口头答应”为准,不需要签字确认。但在乡政府,黄建锋和其家人表示,他们从来没有答应拆房。

    根据《江西省2016年农村危房改造实施方案》中的有关规定,经鉴定为D级危房的必须拆除重建,低收入贫困户盖新房每户补助1.1万元,维修加固房屋不区分经济困难类型每户补助3500元。那么黄建锋家的房屋达到了D级危房标准吗?

    对此,蒋诗文表示,乡里没有专门的鉴定人员,是否需要拆除都是凭相关工作人员的“经验”来判断。并称,因为“空心村”是一项整治行动,而不是拆迁,所以没有任何补偿。

    蒋诗文表示,至少乡政府都是按照市里的政策向具体实施整治的工作人员进行要求的。“那么具体是不是工作人员没有做到位,是不是没有征得当事人的同意,是不是房屋里面有物品还进行了拆除,接下来政府会进行核查,如真发现违法违规,将会处理。”

    “一般都是口头承诺,不签协议”

    新廖村村委会的几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为了更好地落实上级政策,乡里和村里的人一般都是按照乡规民约来办事。“办事一般都是口头承诺,不签协议。要拆房子村委会开个会,大多数人同意就可以,乡里的空心村都是这样拆的。”

    但黄建锋等村民表示,拆房子前村委会并未找村民开过会。“宅基地虽属于集体所有,但上面的房屋系自家所建,虽然不居住,但里面堆放有农耕用具,也是私人所有。”

    “拆迁必须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吉安市实施空心村的整治有没有统一的实施标准?乡政府和村委会为何要按乡规民约来办事?

    记者从吉安市扶贫和移民办公室了解到,吉安市的空心村的整治并没有制定具体的标准细则。“由于各个县区和地方上实际情况不同,所以难有一个标准,大多数还是按照乡规民约来执行。”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