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健康

当前位置: > 健康 > 两性 >

一代才女凌叔华的异国恋【图】

2016-05-21 11:43 | 网络整理 |
我要分享

  一代才女凌叔华的异国恋

  陈源与凌叔华

  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的爱人在她那冰冷的被窝里入睡

  窗外的风将窗帘卷起层层波浪

  她的脑海里追逐起种种幻影

  哪儿才有上天的恩惠,美丽的生活。

  这是英国诗人朱利安·贝尔写下的诗句,诗中“我的爱人”,指的是陈源(即陈西滢)的夫人、著名女作家凌叔华,从1935 年10月到1937年1月,两人维持了近16个月的恋情。

  朱利安·贝尔曾给母亲写信道:“她是我所见过的最迷人的尤物,也是我知道的唯一可能成为您儿媳的女人。因为她才真正属于我们的世界,而且是最聪明最善良最敏感最有才华中的一个。”

  这一年,朱利安·贝尔28岁,而凌叔华36岁。

  25岁即成著名作家

  凌叔华本名凌瑞棠,家中行十,父亲凌福彭与康有为是同榜进士,颇得袁世凯信任,官至顺天府尹(相当于北京市市长)。

  凌叔华善画,被宫廷画家缪素筠收为弟子,辜鸿铭曾教过她英语与古诗词。在天津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上学时,凌叔华与邓颖超同学,许广平是她的学妹。

  1921年,凌叔华考入燕京大学预科,翌年升入本科。1924年,在《晨报》上发表了第一篇白话小说《女儿身世太凄凉》,引起文坛注意。

  1924年4月下旬,印度诗人泰戈尔访华,陈源作为北京大学外文系主任负责接待,凌叔华也是欢迎代表之一。5月6日,凌叔华邀泰戈尔、胡适、陈源、徐志摩、林徽因等到凌府做客,泰戈尔对徐志摩说,凌叔华比林徽因“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少文章称,这是陈源与凌叔华第一次见面,其实不然,此前凌叔华向《晨报》投稿,而陈源恰好任副刊编辑,凌便主动约他来家中喝茶。陈源带着好奇心前往,结果在胡同里绕了半天才找到,心里很纳闷,为何这个女孩住这么一个大宅?心想可能像林黛玉一样寄人篱下,可敲门进去后,先是门房带路,后是老妈子迎接,再有丫鬟通报“小姐在里面”,令陈源大吃一惊。

  1925年1月,凌叔华的小说《酒后》发表,轰动一时,在日本亦产生较大反响,鲁迅先生赞它“适可而止的描写了……高门巨族的精灵”。凌叔华因此成为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admin)
图片推荐
编辑推荐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