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行业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站!
主页 > 银行 >

重庆农商行盈利增长难 多项业务集中被罚180万元

发布时间:2020-09-25 11:30   来源:投资者网    浏览次数:

作为我国首家“A+H”股上市的农商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A股简称“渝农商行”,代码601077,以下简称“重庆农商行”)一举一动备受瞩目。

9月10日,重庆农商行因5项违法事由被银保监会罚款180万元。而在8月11日,该行就因贷款资金被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受重庆银保监局罚款90万元。

相较一个月前收到的罚单,此次受罚涉及业务范围更广、处罚款更重。违规行为涉及票据业务、理财业务、同业业务等多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农商行A股上市后在二级市场“遇冷”。2019年10月29日上市当日,盘中创下最高价10.60元,但随后股价却难掩跌势,在上市的第10个交易日就跌破了其发行价格7.36元/股。截至今年9月24日,重庆农商行股价区间跌幅已达43%。

一个月两张罚单

上半年,银行业强监管高压态势持续。9月10日,重庆农商行收年内第二张罚单。据罚单显示,该行主要存在5项违法违规事实,涉及票据业务、理财业务、同业业务等多方面。

其中,票据违规一向是银行信贷业务乱象整治重点之一。

票据贴现业务被纳入银行信贷规模,该业务也被认为是银行调节信贷规模的工具之一。同时,票据贴现一定程度上也是银行稀释不良资产比率的重要手段。

半年报数据显示,重庆农商行票据贴现业务呈不断增长趋势。截至6月末,重庆农商行票据贴现余额261亿元,较上年末增加60亿元,增幅约30%。而同期客户贷款及垫款余额为4734.6亿元,较上年末增加约364亿元,增速仅8%。

8月11日,重庆银保监局曾对重庆农商行罚款90万元。罚单显示,重庆农商行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包括:通过信托计划回购实现不良资产虚假转让出表、信贷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贷款资金被挪用。

其中,“通过信托计划回购实现不良资产虚假转让出表”是银行业监管的套利方式之一。部分银行受困于监管指标上的压力,通过各类资管计划(包括券商、基金、信托、保险、期货等)违规转让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以规避信用风险指标。

《投资者网》就今年处罚事由及整改情况向重庆农商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不良率集中度高

从资产质量来看,上半年,8家A股上市农商行中仅青农商行(002958.SZ)和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指标有所上升。中报显示,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28%,较去年末提高0.03个百分点;逾期贷款占比1.33%,较上年末上升0.17个百分点。

细分行业来看,公司类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占贷款总额的13.55%。值得一提的是,重庆农商行建筑业与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波动较大。

截至6月末,重庆农商行建筑业贷款余额77.7亿元,仅占贷款总额的1.64%,而不良贷款比率却将近20%,较去年末同比提高17.87个百分点。针对建筑业不良率的大幅提高,重庆农商行解释称是由于个别建筑企业因资金链紧张经营困难,出现较大风险,基于审慎原则将其贷款风险分类下调至不良。

此外,不良率波动较大的还有房地产业。2018年、2019年以及今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房地产贷款余额持续下降,占贷款总额比重分别为2.17%、1.84%和1.52%;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变化却较大,分别为0.71%、8.62%和“无”。

中诚信国际在对重庆农商行2020年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近年来房地产宏观调控持续加强,房地产走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且当前部分房地产企业已出现还款困难的情况,相关风险需密切关注。

《投资者网》就各重点行业不良贷款管控等问题向重庆农商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净利润增速垫底

作为唯一资产万亿的上市农商行,近两年来重庆农商行业绩增长却略显吃力。

上半年,重庆农商行营业收入仍主要依靠利息净收入,占营收比重86%。非利息净收入19.09亿元,同比增长7.21%;具体而言,代理及受托业务佣金上半年下滑至1.76亿元,同比下降34%。而在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公司银行业务较去年年末减少14.6%。

从成本角度来看,重庆农商行业务及管理费与信用减值损失的大幅增加拖累了净利润增长。

重庆农商行解释称,上年同期冲回退休人员大额医保缴费,致业务及管理费同比波动较大。上半年业务及管理费36.7亿元,同比增长27.44%。此外,为提高风险抵御能力,加大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力度。截至6月末,重庆农商行信用减值损失37.13亿元,同比增长14.64%。

与上市农商行比较,2019年重庆农商行营收、净利润增长均处于垫底。这样的下行趋势延续到了今年上半年。截至6月末,重庆农商行营业收入139亿元,同比增长4.97%;而净利润增速继续吊车尾,A股上市8家农商行中青农商行净利润增长5%,仅重庆农商行一家净利润增长为负数,即-9.85%。

除盈利增长不够亮眼外,重庆农商行在资本市场也不断“遇冷”。去年10月29日,重庆农商行顺利登陆上交所。上市当日盘中创下最高价10.6元,但随后却难掩跌势,甚至跌破发行价。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首日,重庆农商行AH股溢价率高达143%。重庆农商行A股上市发行价7.36元,而当日H股收盘价折合人民币约3.83元。在上半年小阳春行情中,重庆农商行股价也基本维持在略高于上市当日对折的水平。

为稳定股价,重庆农商行去年12月发布增持公告称,包括董事长刘建忠在内的12名董事、高管将增持公司股票。据5月9日增持完成公告显示,共11名股东累计增持A股股份11.22万股,成交价格区间在每股6.57元至6.79元,合计增持金额75.70万元。6月6日,重庆农商行再发稳定股价方案公告。

据最新增持进展公告显示,截至9月9日,重庆农商行11名董事及高管增持股份6.76万股,成交价格每股5.13元至5.19元之间,合计增持34.85万元。

截至目前,两次增持金额累计110.55万元,但较其超500亿的市值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在二级市场中也的确未能带动其股价长期向好。至今年9月24日,相较于上市首日,市值蒸发近400亿元。

虽然二级市场增持效果并不显著,但作为规模最大的农商行,重庆农商行仍旧存有优势。自去年来,重庆农商行也在不断加大业务扩张,除了参股消费金融公司设立之外,成立的首家理财子公司也获批开业。这一系列举措究竟成效如何,仍有待时间检验。
 

上一篇:建设银行再发1600亿债券 上市银行陷资本饥渴症
下一篇:违规允许保险公司人员驻点销售 建设银行一支行被罚30万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